微笑、宁静

我是很喜欢这两个词的。

自上次到现在正式的写篇日记差不多有一年的光阴,很难想象这段岁月是怎样被偷去,时光总是如此,不珍惜的时候过的很快,珍惜的时候却过的更快,唯一能做的是紧紧抓住现有的时光,安慰的告诉自己一切都还不晚,还来得及,还能抓紧时间培养自己的爱好,提高自己的能力,让自己愈来愈优秀。

记得去年年底的时候,忘记当时在干嘛,一同学突然和我说他看了我所有的微博,说原来我以前还有写日记的习惯,一直以来怎么都没发现,还问怎么不传到空间去,当时很惊讶,为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惊讶,也为这开心,因为我从没想过会有人这样问,忘了自己回答的所有内容,只能隐约记得“矫情”以及“可时常翻看”等字眼。

我也把这当成了大概的原因。现在想起来真是有些心有余悸,因为有过要删除微博的打算,而后被同学说服,那时多幼稚呀,要不然我已忘掉很多重要或有趣的事情了哩,同时也为关闭空间丢失所有数据而后悔不已,而后想着一直告诫自己的那句话:被情绪左右的时候千万不要着急做任何决定,因为那都是不理智的,等睡一晚上再思考,只是这真困难,毕竟事实上是大多数是不会有时间去让你睡一晚的,不是自己等不及,是别人会等不及。

五一的时候独自去了一趟云南,我想我是有西双版纳情节的,因为在选地点的时候只要景区有它其他的我都可以无所谓。当飞机从西双机场落下,而后我从通道走到出口看着外面和上海完全迥异的景象时,那种感觉我一直忘不了,相信以后也很难忘记,那是怎样的自由呀,真是前所未有的。

为这感觉我在车上激动了好久才平静下来,终于意识到我来到很远的地方,可以想做任何事,好的或者坏的,终于可以什么都不顾,而后想着我来这边好像没有目的,也许目的已然达到,连着后几天我都觉得这是一条拾荒之路,同时也为接下来的几天开心不已,自由的感觉真好,虽然这很短暂。关于这次旅行唯一的遗憾是没人能和我一同庆祝,为这自由高呼,我多想在离去前和同样的人喝上几杯,哦,不,几杯是万万不够的……是啊,天涯何处觅知音,这总归可遇不可求,现在想来总觉得有点饮鸩止渴,我总想一个人去远方旅行,去寻找所谓的敬畏。

近来又看起小说来,为了能让自己躺在床上随时有小说可看,一口气买了8本名着,关于爱看小说这个习惯,我还和死党讨论过,原来要感谢的都是同一个人,一个初中同学,我看的第一部是《幻城》,死党的是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,同是郭敬明的作品,也知道了韩寒。

也因为这,在初中和高中这段时间我都把他们两当成神,盲目的看他们的小说和资讯,真是单纯的一段时光,而现在已经离他们愈来愈远了。我想爱看书应当算是个好习惯,特别是看好书的时候,依稀记得哪里看过:国内的小说不沉重,要看就看国外名着。

哦,好像是冯唐说的,现在想来这话也不无道理,可能是我比较喜欢故事的缘故,总觉得别人能把简单的故事叙述的让人印象深刻,而我们总是为了坎坷而拐弯抹角,为了伤感而无病呻吟,真叫人难受,不过话说回来,我看的国内文学故事小说的好像不多,大抵是不该去作评论的,不知道狼图腾和长恨歌算不算……

夏季不期而至,这是最好的季节,有我太多喜欢的东西:短袖、短裤、冷饮、游泳、颜色、雨水、江风、还有白天长长的时光等,因为这连着闷热也不觉得有什么了。早些时候还为这季节做了好多计划,比如跑步,看电影,学点英语,到处走走之类,谁想这些计划被突如其来的爱好全部打乱。

记得很早以前我还说过一句话,我只能认真做一件事情,投入进去后其他的都会忘掉,所以呀,那些计划很多时候就被自然而然的忽视掉了,偶尔想起来的时候又发现实在是没时间,这样的节奏真是病态,这个年纪虽然应该努力奋斗,可若干年后回想这段时期还有很多事情没做会不会后悔,就像我一直后悔大学时期没做好几个决定一样,也对,还是随遇而安比较好。